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您好!今天是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社会之声

让公立医院成百姓健康“护身符”

巴中政协网  BZSZX.GOV.CN  时间:2015-04-22  来源:四川政协网
    让公立医院姓“公”
  “我曾经说过,我国的公立医院其93%的收入都是从市场上,也就是从患者身上赚取的。这样的公立医院虽然姓‘公’,但没有体现公益性。”在今年两会的小组讨论会上,全国政协常委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多次建言公立医院改革,他认为这项改革的步子应该迈大一点。
  公立医院为何眼睛紧盯“钱”
  黄洁夫说,现在到大医院看病贵还不仅仅是药品15%加成的问题,而是耗材的费用太高了。以前做肝外科手术时止血贴明胶海绵,两块钱3片,现在用的止血纱布,性质差不多,但价钱要高许多。我跟他们讲过,不要用这个纱布了。可是他们不太同意,对我说:“我们也这样想,可是必须考虑工资奖金啊!”
  黄洁夫认为,现在单纯去除15%的药品加成,取消“以药养医”,没有根本上动到公立医院这个体制,表面上看老百姓在药费上的花销少了,可绝对费用没有降低。这样的公立医院改革很难往下推进。
  “为什么我们的公立医院改革不能迈开更大一点的步子?”黄洁夫说,公立医院改革就像一条河流,河流有上游、中游和下游,上游是公立大医院,下游是县医院和乡镇卫生院,“如果不改革上游,单独把下游拿出来改革,实际上很难见到效果。”
  所以,公立医院改革不能不动大医院。不动这部分,什么分级诊疗也好,取消挂号费、设立医事服务费也好,都不是根本措施。
  黄洁夫认为,国家应该先确定将哪一部分医院办成公立医院,其他部分全放到市场上去。放到市场上,办成公办民营、民营、私营、慈善都可以,这样公立医院改革这盘棋才能盘活。
  台湾模式可借鉴
  医改要立足于国情,同时借鉴人家的经验。可是医改走了这么多年,什么美国模式、德国模式、英国模式,都是不适应我们的。黄洁夫觉着台湾的经验和教训是值得我们借鉴的。
  台湾在1995年以前,80%的医院都是政府办的医院。从1999年开始,台湾开始做全民健保(相当于大陆的医改)。到了去年,台湾76%的医院都是公办民营医院或者民营医院,单纯由政府办的医院只占26%,也就是说大量的医院都进入到了市场。
  “我对台湾的整个医疗改革进行了深入了解,我还问我在台湾的二舅,台湾的医疗体制怎么样?他说自台湾实施全民健保以来,医疗卫生工作越来越好,他说我们现在老了,唯一比较放心的是有病了,无论到哪一家医院,都能享受到比较好的医疗服务。”黄洁夫认为,医改的直接受益者是百姓,他们的评判是最关键的。
  黄洁夫说,我们目前的任务是让老百姓享受到基本医疗服务,其他的如高端医疗等多元化的医疗,政府管不了的全部放到市场上去。否则政府大包大揽,还是在现在的情况下谈医改,谈推进医生的多点执业,恐怕很难搞下去。
  ■林野委员:
  公益性是医院基本属性
  “公益性并非公立医疗机构所独有,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,无论是营利性医院还是非营利性医院,任何性质的医疗机构都应具有医疗产品满足公共利益的公益性质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副院长林野表示,梳理和正确理解“公益性”的理念,才能加速推进公立医院改革。
  林野认为,医疗卫生事业的终极目的不是公益性而是促进健康,其本质是医疗产品或医疗服务满足公共利益,这应是所有医疗机构的基本属性。
  “流行观点认为人人享有基本医疗是公立医院的基本定位,非基本医疗可以遵循市场原则并归民营医疗机构负责。但是,现代医疗服务难以区分基本与非基本,肿瘤危及人的生命,其治疗是否是基本医疗?”林野表示,政府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力把所有公立医院全包下来,每家医院平均政府行政费用仅占医院每年维持运转费用的7%到10%,公立医院的运营发展基本取决于自身的医疗收入积累,且相当长时间内不能改善,也就是说,提供的仍然只能是有偿的医疗服务。所以,不能简单笼统地说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。
  ■张健委员:
  公立医院垄断会走向衰败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湖南省卫生计生委主任张健表示,公立医院改革可概括为两个字:一个是“收”,一个是“放”。收,就是为了保证老百姓的基本医疗,保证国家应急需求和我国在医疗技术方面走在世界前列,我们到底要保证多少公立医院。不能一味地保,这样也保不起。放,就是你保了这么多公立医院后,其他都可以放,可以引进社会资本改制。
  今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《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》中提到,县级原则上设1家县办综合性医院和1家中医类医院,地市级和省级按人口规模合理设置地市办和省办的综合性医院。“是否可以理解为这些就是政府要保的?如果是,其他就可以放开了。”张健表示。
  “十二五规划”中讲道:公立医院要承担70%的服务量,给民营医院留出30%的服务量。张健表示,实际上按规划,到今年年底社会办医院的服务量要达到20%的比例,但很多地方没有达到。2020年能否达到30%的比例也是个疑问。
  张健认为,一个行业如果没有竞争,各方面垄断的话,虽然可能会有一时的繁荣,但最终将走向衰败,公立医院也一样。目前,公立医院太多,占到90%,这不是好事。
  ■凌锋委员:
  公立医院能否
  搞个“211工程”?
  “现在全国有2万多家公立医院,如果把中央财政投入到这么多家医院,跟撒芝麻盐似的,起不到什么效果,也很难推进公立医院改革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建议,加强顶层设计,不妨也在医疗卫生领域中实施个“211工程”。
  凌锋所说的“211工程”是指,全国2000所县级公立医院全部由中央财政承担起来,提高县级公立医院的医疗水平,“截留”大部分的基层患者;1000所地市级医院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承担;再选100所大型公立医院完全由中央财政承担。这样由中央财政承担的医院总量不过3000多所医院,剩下的这些医院全部推向市场,由社会资本介入,这样就可以解决公立医院改革投入不足的问题。
  至于人才的问题,国家目前已开始实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,应该同时加强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,再加上对口支援和真正意义上的医师多点执业等,人才缺乏的问题也会逐步解决。
  “至于医保问题,现在是举办公立医院,马上就能给医保报销资质,民营医院要运行1年以后,才能酌情给予报销资质,这就大大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。”凌锋建议,医保应该对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平等放开,让他们公平竞争。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李树海出席全市政协理论文史宣传信息工作会议
李树海出席全市政协理
市政协机关到红军烈士陵园开展主题教育活动
市政协机关到红军烈士
市政协组织退休领导干部学习考察天府新区
市政协组织退休领导干
秦巴现代高科中医药产业园等11个市级重点项目集中开工
秦巴现代高科中医药产
推荐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